贾斯汀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看向了亚历山大,低声道:“我能找到飞机,但是两天内完成改装有些难度,还有,我们得找可靠的飞行员,所以这需要再分出去一份,要分成四份。”
 
    亚历山大摇头道:“我觉得分成三份就已经够了,不必再分第四份。”
 
    贾斯汀摊手道:“可是这要用到飞机,一架波音747!而我能找到这架飞机!你们不能让我来出份钱!”
 
    亚历山大沉声道:“我关心的是黄金到手之后怎么才能换成钱!我需要的是钱,不是一堆放着不能动的黄金,就算我把到手的黄金全部融化再出手,可这么大的数量不是谁都能吃下的,也不是谁都敢吃下的,少量长期的分批脱手,我没有那个耐心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销赃的问题很关键,每家到手十余吨黄金,想卖给某个国家的央行,就算是有人敢收杨逸他们也得敢脱手才行啊,而卖给个人,谁有那么多钱来吃下十几吨的黄金,难道收来压箱底吗。
 
    贾斯汀笑道:“我能找到买家,三十五吨黄金全部吃下不是问题,而且最关键的是!我能以行价四成的价格一次全部脱手!”
 
    出售赃物的规矩就是在行情价基础上来个腰斩,虽然黄金这种特殊的赃物在出售时站了很大便宜,因为融化后就没有了任何标志,原本可以把价格卖高一些的,卖到行情价的七成八成也不是没有可能,可一下子出手三十五吨黄金能卖到五成行价就不错了,关键就是能吃下并且敢于吃下这批黄金的买主太少太少。
 
    亚历山大低声道:“飞机我来解决,黄金售价不能低于五成!”
 
    贾斯汀用手将自己的头发往后拢了拢,轻笑道:“你能找到飞机,并且能完成伪装?”
 
    亚历山大平静的道:“没错,所以我要四成!”
 
    杨逸沉声道:“平分,三家平分,没有什么三成或者四成。”
 
    贾斯汀沉声道:“你们负责飞机,在你们拿到黄金之后我负责让飞机降落,你们该知道这一步有多难,行价的五成,在飞机落地之后我们立刻拿钱,同意吗?”
 
 第四百五十章 歪打正着的代表作
 
    “五成,我同意。”
 
    亚历山大首先表态,杨逸紧随其后。
 
    “好吧,五成,落地拿钱,我同意。”
 
    贾斯汀满意的笑了笑,然后他沉声道:“现在我们来说说细节问题,首先,飞机从哪里来?从哪里起飞,走那条航线到达基辅?”
 
    亚历山大犹豫了一下,最终摇头道:“不,我不能说这个。”
 
    杨逸没什么表示,贾斯汀却是摊开了双臂,道:“伙计,我是亲自参与了这件事的,你不能对我有所隐瞒,因为这涉及到了很多事情,这架飞机是重点!没有一家联航的波音747我们的计划就不能实施,所以我必须知道细节!”
 
    亚历山大思索了片刻,然后他沉声道:“给一架波音747这样的大飞机喷漆很困难,两天之内不可能完成,油漆都还没干就飞行的话,等来的时候我保证谁也看不出那是什么涂装,而且飞机在天上高速飞行普通的油漆也不能用,会被吹掉的,所以临时找一架波音747涂装成联航客机的样子是不可行的。”
 
    贾斯汀沉声道:“所以呢,你要找一架真正的美国联航客机吗?”
 
    亚历山大微微点了点头,道:“我有一架波音747,而且正是美国联航的波音747。”
 
    贾斯汀猛然瞪眼,而杨逸却是因为诧异而张开了嘴。
 
    “波音747正在逐渐被淘汰,我从美国联航买了一架退役的波音747-400,已经飞行了五万五千小时,机械性能还很好,现在封存在苏丹喀土穆机场的机库里。”
 
    杨逸呆呆的道:“为什么你会有一架波音747?”
 
    亚历山大耸了耸肩,道:“为了全球到达,不过更是因为二手波音747很便宜,这种大型宽体客机的用户群体很小,大航程,除了飞洲际航线之外就是浪费,所以很多航空公司不会要这种飞机,尤其是快要到达载客飞行年限的二手飞机。”
 
    “你为什么你会买?就因为你想要一架私人飞机吗?”
 
    亚历山大的脸色有些尴尬,他低声道:“我想改装一下,把客机改成货机,我觉得会有用的,反正价钱非常便宜,于是我就买了,但是……”
 
    亚历山大耸了耸肩,然后他一脸无奈的道:“人生中很多重大决定都是一瞬间做出的,但更多愚蠢的决定也是一瞬间做出来的,我买下了哪架飞机,但是我发现,飞机很便宜,但是改装很贵,飞行的费用很高,就连喷下油漆都很贵,所以在买来之后我不得不放弃了改装成货机的想法,然后就一直停放在了喀土穆机场。”
 
    杨逸好奇的道:“有多便宜?”
 
    “一千二百万美元,买发动机送飞机。”
 
    贾斯汀的神色看上去很奇怪,他摊手道:“你有自己的飞机,还是一架波音747,还是美国联航的涂装……”
 
    亚历山大笑了起来,道:“我只能说有时候上帝会对一些人很好,比如说我。”
 
    贾斯汀的眼神是羡慕嫉妒恨,然后他摆了摆手,道:“停放多长时间了。”
 
    “五年。”
 
    贾斯汀一脸愤怒的道:“五年?停了五年时间的飞机还能飞吗?”
 
    亚历山大微笑道:“停放了五年不代表就是扔在哪里不管了,我有个兄弟曾是飞行员,他离不开飞机,所以他住在了喀土穆机场照看我们的飞机,所以飞机得到了精心保养,有一台发动机的状态不是很好,我觉得大修是浪费钱,但运气好就不会出故障的,何况波音747有四台发动机。”
 
    贾斯汀一脸羡慕的道道:“所以你几乎不必付出任何成本,而且还能趁机甩掉不良资产对吗?”
 
    亚历山大微笑道:“没错。”
 
    贾斯汀皱眉道:“你跟苏丹正府有什么关系?”
 
    亚历山大摊手道:“良好的私人友谊肯定是有的,但你问的太详细了,伙计。”
 
    “狗屎运,真的是狗屎运……”
 
    贾斯汀忍不住低声咕哝了两句后,亚历山大笑道:“谢谢,我们的运气一向很好,在喀土穆机场停放那架飞机每年需要掏十六万美元,我一直在考虑如果今年还是卖不出去的话,是不是就把那架飞机丢掉算了,但是现在,呵呵……”
 
    杨逸也佩服亚历山大的运气,本来是投资失败的产品,没想到过了五年后,竟然能派上了大用场,这就是歪打正着的代表作啊。
 
    从喀土穆机场到基辅的距离可比从美国起飞近太多了,只要盯住美国联航176号班机,那么这个时间差就绝对不会出问题。
 
    怪不得亚历山大很有底气的表示飞机的事情他解决了。
便飞的,如果乱飞都有可能被途径的国家给打下来。
 
    贾斯汀看着亚历山大道:“给我一成,不,半成,我来解决航线的问题怎么样?”
 
    亚历山大摇了摇头,道:“贾斯汀……”
 
    贾斯汀举起了右手,气急败坏的道:“好了好了!我来解决航线的问题,但时间上你们必须配合好!”
 
    长长的吐了口气,觉得自己亏了但也知道不妥协就根本办不成事儿的贾斯汀没好气的道:“我现在也透个底,在我们拿到黄金后,我们在波兰一个军用机场降落,买主会在哪里等我们,在卸下黄金之后,把飞机飞走,这架飞机必须销毁,我不想被人通过飞机找到我们!”
 
    亚历山大微笑道:“这个当然没问题,飞机会沉在大西洋海底。”
 
    贾斯汀想了想,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钱会先打到我的账户上,之后我再给你们分,因为买主不可能把钱分别交给你们,这个没问题吧?”
 
    亚历山大微笑道:“我是没问题,因为我相信没人敢黑极光的钱,哦,当然,我也是相信你的信誉的。”
 
    杨逸没别的选择,于是他笑道:“这个当然可以,没问题。”